Flora.

18.6.10

打开云文档,准备写文

诶这玩意出历史记录了?我翻翻

翻到去年十月

这什么鬼玩意啊我也是不理解

不写了我去睡觉吧【。】

【05.09第二时段】Ś-raman-a

蝶然而起 降临城市 噪音窃窃私语
囿于地磁 背拥折翅 少女还是天使
与这篇十诫 这段石阶独自起舞
于这场世界 这个时节不期而遇
(这是将来的Soramania
这是将来的Soramania)

群星跨越 不论昼夜 只凭音为偕
万年雨雪 踏过风月 归于地平线

密林之上如此浩瀚 故乡山海走遍
航者掀起波澜 船歌浸染海面
倾酒肉将茶水倒满 与全知者畅谈
众人蜂拥围观 刚起锚便回看

荡起秋千 风色温暖 橙色洒满湖面
将这片桃源 当做圣殿 无视人间落叶
执...

【香颂】列治文山已是春天

空音橙皱了皱眉头,其实是在嗅闻什么。路上,草坪上,黑点正稀疏地出现,是雨大了起来。此时,便从其下平冒出一种微妙的,混着尘土味道的气息——杭州的尘土和列治文山的尘土,到底有所差异。随后才是声音出现,把雨滴落地的声音叫做“春天的敲门声”,不是没有依据的,就连水落管中稀稀拉拉的流声、落在植物嫩芽的抚摸声,都是她在叩那门。低垂的乌云把这声音拖沓得懒懒散散,雨的缓疾新生婴儿般捉摸不定。味道在空气中飘游,逐渐变为楼下青草的芳香,空音橙没有刻意打开门窗,依然可以闻到,这位信使比春日更加尽职。
即使是在一刻不停地干活,也再没有比这更加享受的了。如果有,她想,那就在某个湖上租一条画舫,用滤了的雨水和露水,煮家乡的...

预告 

Ś-raman-a

没了

【不服家沙杨派系世界观串联文】四海流觞

起初,梦主创造梦境。

牌灵无所定型。昼如明灯。白头翁之主运行在现实。

她说,应是天人梦,于是数十牌灵并起而立。这是第一日。

她看无人司职,便将生命赋予。此时她也奄奄一息。

她称主宰天命的为大阿尔卡纳,称变化人命的为小阿尔卡纳。

她命它们服务于人。这是第二日。

她说,世上的人要得以看见未来,不得致其绝望。于是由当有成了。

百姓没了疾苦穷困,一切合乎自然。

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是第四日。

她见现世的人已经餍足,于是说,应加以曾更念。于是牌灵可穿梭于往事,牢笼洞开。

有过去,有现在,就是第三日了。

她说,我的力应被保存,你们是我的骨肉。

第七日,有欲念,有现在,有未来,有...

放个预告吧,等到练好了br会稍微用一下彩墨,预定是陌上麻小。

主题是《Jesus Chris Superstar》,顺便推荐一下这个音乐剧。

以上。

小记之一

在此想要对之前的一年时间(真正用来写东西的时间怕是不多)做一个回顾,或者其他的不管什么东西。

首先一定要说花影,在我的定位里,它是一个飘行在时空之上或者根本没有时空之说的怪谈,这个系列文其实只是我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即使写完了也是半成品,失败的原因有三:许多设定都不成熟,或者说是无法成熟,靠别的设定支撑的设定我目前无法驾驭;我对于私料极其热衷的没品行径(在这里道歉);驾驭语言的不成熟,这点在前几章尤其明显。对于第三章,在手法上面是新奇的尝试,也是新奇的体验,然而主线剧情模糊不清,有提升的空间,我会努力。即使它只是一颗坏掉的种子,我也会竭力将它灌溉成熟。
和人合作的CBAOST,是一个有Cyberpunk...

某时间,某贺文计划,某讨论组。

【注,斜线部分为信息间隔】

月下:你们都不想写第一个吗?

橙子:来吧,直接骰子算了。点小的先。

沙杨:我出个门,你们先弄,我回来骰。

橙子:我先 试一试。

[空音橙 骰出点数:2]

[月下 骰出点数:2]

月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橙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d

月下:真巧啊橙子

橙子:今夜/是一个跟2结仇的/夜晚

长青:不/对我们来说是白天

[楼长青 骰出点数:2]

橙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蛋了我们/重来吧

月下:我们真的是/完蛋了

[月下 骰出点数:4]...

【不服家同人】Desperado #0 楔子

大自然不解消亡,只解演变。我已经学到的,和将要学到的科学知识,都坚定了我的信念:我们死后,灵魂继续存在。

——韦纳尔·冯·布劳恩

    


“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听着呢,你也听着——别把我当小孩子来看了。”


“您什么都记得吧,老师。”

窗外暴雨倾盆,雾气不散,隐约的日光透过磨砂玻璃,看到什么一般四散而逃,撞上尘土飞扬,结合成零散微弱的光柱,飘摇着照在沙杨和面前妇人的脸上,像是将两人一同用利刺贯穿。

寂静。

“您一定记得,不然怎么不屑对我开口呢?”

沙杨眯起眼睛,右眼瞳仁中的殷红色不停地变换...

1 / 4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