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不服家元旦贺文】风平浪静

忽然感觉欠了好多债,怪不好意思的……x

那么,新的一年里也要多多指教啦。

【为什么沙杨每次贺文都要用IP设呢】


————

后台。

“我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儿。”日影岚向旁边的沐千寻侧过身子,露出招牌式的严肃表情——这种情况下说的话往往都不会很严肃。

“说。”沐千寻正试图把荧惑从一团乱麻的白衣中解救出来。

“我们已经三个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了。”

“【哔——】”

2017年12月31日,IP所有得空的人都被各自的经纪人一通电话召唤到时之屋三楼的练习室。

“我们做个网络直播吧,就用之前你们自己写好练好的剧本。”端木尊言简意赅,扫视了一圈,发现没什么人有特殊意见后点了点头。“大家辛苦了,更衣室里有服装,都可以用。”

“都是很优秀的人啊……”乐正宇看着一群人忙前忙后,忽然冒出意义不明的话来。

沐千寻闻声:“说起来,你们组只来了两位吧?”

端木尊朝这位挖苦者瞟了一眼。

不久,IP的qq群里出现了今天四组的出勤人数。

黑组 5人;白组 4人;星组 2人;月组 1人;编外3人。

“编外居然来齐了。”沐千寻看完,想起端木尊的那个眼神,有些背脊发凉。


《听风无涯》之后。

荧惑皱皱眉,沙杨也皱皱眉。

日影岚皱皱眉,沐千寻和其他组员笑得不可开交。

“你们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熬夜值了。”

“哥,对不起,但是,唔……噗。”

沙杨看看荧惑,荧惑看看沙杨,两人的想法从没有这么一致过。

他们准备把空音橙码字的设备全部没收。

“umm……如果没收的话,我就写你们的r18发给你们两个人的后援团官号。”

“大哥我错了。”

“大爷我错了。”

空洛米在一旁看着,脸上踊跃着欣慰的神情。

我妹妹,长大了啊……【。】


《镜花水月》之后。

“沙华串迟长夜的位置意外地合适呢,明明之前没有练过。”

“是的是的,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吧。”

“那是,不看看是谁的妹妹。”

“请托马斯·沙杨·陈独秀先生自重。”蓝夜吃着饼干笑道。

“惊了,这次蓝夜用的梗居然只过时了几个月。”楼长青回了宿舍把笔电抱来之后马上开启了槽王属性。

沙杨一边翻着手机,一边从容镇定地挨个回复微博上的艾特,“我这边的人还在纠结我在《听风》的表现——诶诶诶斩兮你别转发了啊,立好全回的flag也不要这么害我啊。”

沙华把马尾辫重新扎起来,“你之前不都是喊云哥的吗?”

“我去拿一下剧本,告辞。”——云斩兮

“我去练一下杀阵,告辞。”——沙杨

端了几杯水回来的月下一脸问号:“什么,怎么了,我错过了什么?”

“错过了蒂花之秀。”

“三个月的梗——诶嘿,顺便说一句,幸存者是没有沙杨的杀阵和云斩兮的剧本的哦。”空音橙眨眨眼睛。


《幸存者》之后。

空音橙一下台,就瘫在夏纵歌肩上开始发牢骚。“是谁让我在最后一幕还原杀阵的,站出来!”

“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橙子你自己吧。”孟魇笑了笑,伸手把空音橙额前的碎发理了理。

荧惑和沙杨端着一杯咖啡递给空音橙:“给橙子递一杯卡布奇诺。”

“五个月的梗了。”蓝夜叉腰。


《花影》之后。

“真没想到你可以把拖到现在都没完结的剧本强行提前完结啊沙杨大大。”宁璇汐看着弹幕上成群的问号笑了起来,“他们是不是都以为这个真的是完结啊。”

“那样更好,我就不用继续写了。”

“你要是不继续写我跟你拼命。”——月下。

“别别别,我那边还有个叫辞安的姑娘催我更呢,肯定会更。”

“辞安,谁啊?”云斩兮凑过去瞪了沙杨一眼。

“……救护车一号秦寄屿准备就绪。”

窗外忽然响起了倒计时的声音,灯火下,邻人们的身影欢呼雀跃,就连弹幕里也在刷起延迟不一的倒计时,就像一片云海。

3!

“如果明年也可以陪着你们就太好了啊。”

2!

“凉了很久的IP也该活跃一下了。”

1!

“那么,祝不服家的各位,一直看着我们的各位——”

新年快乐!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