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香颂】列治文山已是春天

空音橙皱了皱眉头,其实是在嗅闻什么。路上,草坪上,黑点正稀疏地出现,是雨大了起来。此时,便从其下平冒出一种微妙的,混着尘土味道的气息——杭州的尘土和列治文山的尘土,到底有所差异。随后才是声音出现,把雨滴落地的声音叫做“春天的敲门声”,不是没有依据的,就连水落管中稀稀拉拉的流声、落在植物嫩芽的抚摸声,都是她在叩那门。低垂的乌云把这声音拖沓得懒懒散散,雨的缓疾新生婴儿般捉摸不定。味道在空气中飘游,逐渐变为楼下青草的芳香,空音橙没有刻意打开门窗,依然可以闻到,这位信使比春日更加尽职。
即使是在一刻不停地干活,也再没有比这更加享受的了。如果有,她想,那就在某个湖上租一条画舫,用滤了的雨水和露水,煮家乡的茶。她抿了一口咖啡,在活动久坐的筋骨以前习惯性保存文件。现在可以安心休息了。女孩没有打开窗子,只是贴近它,就能听到雨滴落在玻璃上的声音,像三角铁。视界被雨雾弄得模糊,不像可视,更没有什么界。隐约出现了一道虹霓,虽少了几个颜色,在灰蓝的远天仍旧清晰可见,它仿佛是个置顶图层。旁边渺茫地可以看见一架飞机,这该如何想……是有谁要来吗?“IP设用得好多啊。”她听到某一瞬的自己这样说道,凭空生了没人会来的预感。
可以看到色彩是幸运的,那可以感受色彩就是幸福的。她想,还有很多人只是在路上穿行,你们这些人可以感觉到吗?空音橙在窗边露出笑容。日光和虹一刻不停地抢占上风,只是一恍惚,雨的造主不知去了那边,橙红的辉光倾泻到人间, “镀”字非常贴切,可惜被用烂了。虹究竟像昙花。如果可以抓住它消失的瞬间,将彼时的景象画出,或者随便把一种事物变化的全程了解,是多么奢侈的生活啊。
空音橙把自己裹得像个空音柚,知会了住家一声便走出门,路上一簇簇水洼在斜射的日光下闪烁。

空音橙闻雨之时,沙杨在辽宁的一个饮品店葛优躺。窗外是北方少有的蘑菇雨,朦胧地看不清。在所处的房间,壁纸是世界地图,他用手指从多伦多一路画到浙江、辽宁。如果真可以是这样的远近就好了——依然太远。列治文山的尘土该是有凉爽气味的,虹也好看,雨也好看,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想象到每一分气味与响动,这很好。他这里只有钢筋和混凝土的刺鼻味道与日日夜夜都在装修的某个房间,剩下饮品店这类无人有空去的地方是清闲的。沙杨看着地图,蓦地想起什么来。
列治文山还是冬天。
可为什么沙杨依旧做出了脱出常识的联想,竟很久不自觉?他说不上。
窗外的雨声逐渐细密。他想象着自己是随便什么河水,从大陆的北方升腾而起,飘行到那块陌生的土地之上,先是变成雪片,随后渐落渐暖。沙杨试着将那位看雨的姑娘从幻想中除去,便刮起了寒风。
请了一壶龙井,重新从记忆里找回空音橙,他自己才渐渐解冻,落到她的脚边,或者杭州画舫的窗棂。
沙杨希望那里也有龙井。

香颂系列第一篇完工的文。这个系列应该就是为人写生贺,可能不止是不服家所以tag不打了……或许是最后一组生贺?沙杨 于 04.01
最后  @空音橙Sorane  空音橙小姐,生日快乐。于 05.09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