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It's Where My Demon's Hyde

-             When the days are cold,and the cards all fold

              当冷漠降临在世间,当希望灭绝于人间

              And the saints we see,are all made of gold

              我们祷告的所有贤者,不过废弃的金铸神牌尔尔

              When your dreams all fail,and the ones we hail

              当你们的美梦沦落,当我们唯须崇拜强权

              Are the worst of all,and the blood's run stale

              前所未有的噩梦之下,无垢的血统日渐腐糜

       我今早去了教堂。

       今天没有弥撒,不做礼拜。我同样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不管主是否睿智,不管我是否虔诚,有一件事都是我可以确认的——我的问题不会得到答复。浅显的,主不屑回答;深刻的,我们不被允许认知。不过我想去祈祷,显贵家庭赐予的回路与医生这个职业特有的,对宗教的虔诚使我有一种直觉:祈祷定会有用。

       不过没有。记忆惯性中的教堂内的圣歌没有回响;在无尽的洁白的黑暗墙壁中寻路之时丢失重力;忏悔之时没人回应,没人聆听,没人宽恕。

       祭坛、白蜡、十字,在穹顶扎眼的日光庇护之下显得愈发狡诡。现在我知道,外表越光鲜的,内里也越黑暗,就像忏悔室内脑满肠肥,削剔啃咬百家铜臭的教士,这种异的观点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最可怕的是,它在逻辑上并没有错误,我无法用所谓双重思想来否决它,这似乎变成了一个信条、一种理念。

       我终于遇到了个货真价实的大麻烦。

              

              I want to hide the truth,I want to shelter you

              我妄图隐藏内心的真相,以构筑庇护你的天国

              But with the beast inside,there's nowhere we can hide

              然而我内心的巨兽凶猛强横,令我们无路可退

       我原本是有一个未婚妻的,她比我更加优秀,也更加感性。所以她付出的总是会多一些,因为投入的感情同样多。我也深爱着她。不长时间,我与他的家人关系也变得非常融洽。也是此时,二人订了婚,她成了我真正意义上的未婚妻。如果可讲的故事在这里结束的话,我非常愿意用我余生一半的寿命付给无论是谁的人来交换,可惜故事业已继续。

       她的父亲首先看出了端倪,他不知道我研究的项目,却了解我那时毫不遮掩的理念,在他们的——她和她父亲的——眼中,这种理念是危险的。由于它的局限性,他们也自然想到了我会做那种实验,这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的。不得不说,他们的嗅觉非常灵敏。她与我也渐渐有了隔阂。起初,我依旧想要说服他们以尽可能弥补,而实验的度愈发深而神秘,我愈发深陷其中,我也就愈发了解其的本原。

       我不能待在她身边了,不然她会非常危险。

       我想到后退,不去做这个实验,任其发展——我怎么能任其发展!试剂、设备就在那里,总有一天我会——或者有人会——拿它实验的!我无路可退!

       我得离开她。


-             No matter what we breed, We still are made of greed

              无论各自姓甚名谁,我等同被贪婪驱使

              This is my kingdom come,this is my kingdom come

              由我主宰的欲望王国平地而起,君临天下,唯我独尊

       当我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四周是颤抖的、血红的地面。像什么?这个我说不上来。有一个男人准备跨过一条诡谲、紫红却莫名使人兴奋的河流走来我这里。他比我高一些,壮一些,其余的样貌却与我差不出多少。

       我又走近了些,那愚蠢的倒霉鬼好像看不见我,可我早已看见他。看状况,他的来处是一片灰白色的、凹凸不平的地面,像那种肮脏的沟沟坎坎里的蠕虫。“并不惹人厌,我很愿意来。”我戏谑着,那迟钝的人仿佛现在才发觉,像看着瘟神一样惊恐地看着我,想要逃回自己之前所在。

       这怎么行?我认定的地方,得有而且只有我的那双脚。

       我将他顺着衣领拎起——他也是轻得可以——甩到河对面,此时河中的水已经干涸,他无法渡过来的。我成了这里的所有者。踏上新的疆域的那时,我的记忆被充实了许多,对这个倒霉蛋的怜悯和厌恶都增加了不少。不过他还是勇气可嘉,而且无论如何,也是我的解放者。我转过身,给了他一个飞吻,又像数亿年前的猿人一般捶打着胸脯,极尽狂野地高歌、嚎叫,歇斯底里地声明自己的存在与对此处的所有权。我猜想那时我的眼球一定充满血色,那时我简直被莫名的愤怒与满足感填满身躯——我是自由的。我是这里的王。我将主宰这里。我将掌控这里。

       透过无形的、灰白与血红之间的屏障,那人目眦欲裂。

       真是放肆。

        

-            When you feel my heat,look into my eyes

              当你感受到我的炙热,请凝视我的双眸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我内心的恶魔就在那,它以我的心灵为居所

              Don't get too close!It's dark inside!

              不要轻易靠近!里面暗无天日!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我内心的恶魔就在那。我内心的恶魔就在那!

       我辗转反侧。

       我觉得我现在的疯狂一定是从三十年前一直积攒到现在的,我是多么愚蠢!居然拔开了这样一个瓶塞!

       看看我镜子前的神色!——看看那双眼睛!秦越人去了哪里!我真的搞不懂现在发生的情况!

       请你们看看我,也看看我的眼睛!当那其中闪烁出猥琐、狡黠、贪婪、野蛮时,那不是我!离我远些,快逃!我现在无法改变自己,但是他能改变你们,相信我,我已经尝到了他的滋味,那家伙的戾气更甚于广场上的刽子手。

       他占据了我的思维!

       我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只能等待药效过去,我才能重占所有权,不过这只是短期的。我对那药产生了依赖,就像鬼兰炼制的其它事物一样,我上了瘾。有时,即使是本心的我,也开始觉得:那是件趣事,那药唤起了我最深处的潜藏的魔鬼,他获得了自由,而我将消失。

       “如果这可能代表着我的死亡……”

       我翻出了实验之前我的留言,目光长驻,突如其来的无力感在我的全身蔓延。

       我撕毁了那张纸条,我狂笑不止。

       其中的痛苦真的甚于死亡。

       我在身体的暗处观察着他的所作所为,那让我作呕:他甚至到了葛丽馨家门前!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做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背叛或是别的什么,更不用说去那里!抢走瘾君子的毒去吸,还借着毒力与酒力去酒馆斗殴!这个魔鬼的恶劣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而且凌驾于我所有见到过的人,无论是囚犯还是别的什么。我原本料想他会给我自己造成麻烦,不过所幸他现在的样貌与我已有很大改变,他也没有用我的名字。

       “扁鹊。”他在同别人自我介绍时是这么说的。

       我猜想我能够与他对话,然而无论我在潜意识里怎么去喊,他都无动于衷,既没有停止恶行,也未回话给我。

       我只遇到过一次,使我确信他能够感觉到我。

       当我质问他的人性时,他的嘴角明显地、轻蔑地,像看到一个疯子般戏谑地扬起。

———————————————————————————————

【原曲:Demons】

【标题病句 别学,别学】

【翻译来自网易云 有改动】

【侵删侵删 真的侵删】

评论
热度(11)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