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0

剧情接元宵节贺文,开始开坑!

不服家第三篇同人文?大概是……吧?

由于这章需要介绍一下大概的世界观所以可能会是最烂的一章,大概吧,万一越写越烂咋办x

标题用了Shadow Of Flowers,并不是花影的译名,只是直译。意思大概是这个跟主世界不太一样所以ooc不用太当真?【被踹飞】

————————————————————————————————


空音橙酒醒时,已经是三天后了,这也是她在刚醒时的朦胧状态看着手机得出的结论。

自己睡了整整三天。真是反常。空音橙环顾四周这么想着。明明按自己的睡眠质量,三天足足七十二小时,都算是变态级别的睡眠能力。

更何况不服家全员都睡了这么长时间呢?

现在要做什么?现在要做什么……?现在……

当然是把全家人喝醉了的睡颜照拍下来再存上!

空音橙绕着吧台转了一圈又一圈,收集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一,二,三……

人怎么变得这么多?这里算上自己应该才二十三个!

空音橙不敢去看了,只得缩在角落里拿起手机看一看不服家的人都还在不在,顺便查看着多出来的人的样貌。

“您的朋友们都在呢,多出来的那些,虽然跟我不太像,但跟我是同类……等他们醒了之后再跟一起讲吧,虽然我很想单独给您讲,可一起给那些小姐先生讲,也是为您好。”

空音橙被背后的声音吓了一跳,摆了个不太正规的格斗姿势转头看去,却发现那声音的来源是个穿着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长袍姑娘,那人看到空音橙的样子竟轻轻笑了出来,连忙伸手去抚摸那金色发丝表示自己并无恶意,感受到凝固的空气缓解了一些,才继续开口。

“您可能没有注意到您面前桌子上的塔罗牌吧?”姑娘翻开空音橙之前睡着的桌子上不起眼处的一张牌,耸了耸肩嘟起嘴有些撒娇的意味,却还是带着一丝温柔的语气说了下去,“可能跟平常的韦特塔罗牌不一样,这是花影塔罗牌,我手里拿的这张‘星辰’是我本质的暗示……唔,这么说可能有点隐晦,换一种说法,它就是我的代表物,其他人拥有的塔罗牌也是他们的替身的代表物。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我的主人了。剩下的等会儿再详细地一起解释,不过有点事情我需要……请等一下。”那姑娘用纤细的食指尖轻敲自己的太阳穴不知是做出思考还是注意的暗示。紧接着,“自我学习,停止时间”,明显是面前人的声音,却没见她的嘴唇动了毫分。

“自我需——唔?!”空音橙刚想复述一遍回响着的短语,却冷不丁被那人捂住了嘴。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手放下,又重新启唇。

“那两个短语是我的能力的概括,轻易不要告诉别人,不然会被研究出对付我的策略——虽然我可能很好对付就是啦。刚才的东西不是我的能力,每个替身都可以和主人心灵感应的——这个在你们称来是设定的东西好像很烂大街……。”

“哦对了,您来给我起个名字吧?”姑娘手中星辰牌上的小人做出了一个类似拥抱的动作,“总不能时时刻刻都叫我‘星辰’或者‘第十七张牌’吧?那样很生分的。”

空音橙对塔罗牌也有些了解,“星辰”这张牌的正位好像有希望的意思?这位姑娘也很适合这种文艺的名字。

“唔,星祈吧?”

“这个名字很棒啊!我很喜欢,谢谢啦。嗯……我先回去啦,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叫我的话,或者他们全员都醒了,就在心里想着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啦。所以不用念那些奇怪的咒语的……。”星祈一副后怕的表情,空音橙大概也能猜到她之前经历过什么了,便点了点头,面前的人随即缓缓虚化,消失之前挥了挥手。

星辰这张牌所包含的祈愿?大概吧,空音橙看到星祈时,便觉得她是一个能给人带来希望的人,能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也拜自己常常码字与先天的天马行空所赐,接受这个境遇倒也不麻烦,轻吐了一口气后平静起来。所幸自己拥有的这位姑娘很漂亮,如果是那种奇葩型的……那真是没法冷静了。想到这儿的时候,空音橙环视四周,想找出些有趣的搭配,顺便收集些自己能收集到的情报。

依次翻开塔罗牌的感觉真的很棒,有种莫名的一点点揭示真相的兴奋感,不过之后的心情倒不尽相同,惊讶、腹诽、理所当然甚至幸灾乐祸,有种五味瓶一般的感觉。空音橙拿出随身记录梗与灵感的小本,默默记上每张塔罗牌对应的人。

 

O愚者 林清浅 

I魔术师 沙杨 

II女教主 辞息

III皇后 尘落

IV皇帝 秦寄屿

V教主 夏纵歌

VI情侣 月下

VII战车 荧惑  

VIII力 温秋辞  

IX隐者 桃安  

X命运之轮 云斩兮  

XI正义 鬼刻 

XII吊人 孟魇

XIII死神 迟长夜

XIV节制 名苏

XV魔鬼 S君

XVI塔 宁璇汐

XVII星 空音橙

XVIII月亮 素渔川  

XIX太阳 啾  
XX审判 楼长青
XXI世界 苏和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些人按照塔罗牌的顺序排列好,空音橙松了一口气。大家真的全员都在。她暂时不想叫起别的人,现在的情况还是自己安静地思考好一些。

除了不服家,还有其他人拥有替身吗?

获得了替身,要去做什么呢?

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先天,是谁给予的这种能力?

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副作用?

空音橙的脑海里想了一连串的问题,现在却都解释不了,脑子一片空白,耳边忽然响起沙杨和孟魇的声音,却像在梦壁之间回响,本该睁开的眼睛现在才睁开,四周是卧室一样的装潢,完全不是酒吧。

“橙子,醒了吗?”

空音橙点了点头,暂时还说不出话来。

“你先不用说话,现在你肯定很累,这是桃安的替身‘爱丽丝’造成的副作用,但是这是最好的应对方法,梦中人对一些事情的接受能力总是很高,所以醒得最早的桃安和最快接受的我一个个通过梦给每个人解释了一遍。啊,还有你在梦里起过名字的星祈,有些台词是我提的。不过可惜的是桃安现在体力不支睡着了,所以没法在梦里解释,只能在现实中说了……不过你还接受得不错嘛,快告诉我你是不是看过JOJO什么的。”沙杨的画风总是这么多变,稍微让人放心了些。

“嗯……”床上的人咳了几声才哼出一个字,试着集中精力召唤出星祈。

“诶您……”星祈刚说了不几个字就又被遣送了回去,空音橙有些惊讶,“是,是真的……”

“对,是真的,你在梦里看到的都是一定程度上的事实,那些人的牌和星祈的样子。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们之后的任务——”

玩过狼人杀吗?

有两个大势力,村侧和狼侧,可能会有些什么狐侧之类的出现,不过那太麻烦了,先考虑狼侧的威胁吧。

我们也是一样,简单可分为两大阵营,我私心起了个特别中二的名字,将就听吧……斗士侧与刺客侧……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这个名字!

刺客侧在一定的时间内需要杀掉所有斗士侧的人,用他们自己替身的能力;斗士侧反之,他们得保护自己不被刺客侧的人杀掉。至于输掉的惩罚……都这么真刀真枪了,后果可想而知了吧……。

怎么知道自己是什么侧的?没被自己的替身自己是刺客就不是刺客,第三阵营另算。

先不说这些,我相信你是斗士侧的人,交换一个重要的情报怎么样?自己替身的特殊能力,了解了之后就可以很轻松地应对突发状况了吧?

不行吗?我理解你。现在不去相信别人很好。

不过我信任你,我确定你是斗士侧,告诉你我的替身吧。

第一张牌,魔术师。大概是消耗我的体力让他进行对等的意念控制。我叫他戏荒师。

哦,他好像认识你的星祈,所以我这么肯定你也是斗士。

桃安说她也信任你,那我把她的告诉你好了。

“爱丽丝”,第九张牌隐者。能力你也见识过了,但是隐者的本体在梦中对你造成的伤害会在现实中以两倍叠加在你身上。很恐怖的能力。从我的角度来看……她没有与你这个嗜睡症侯群为敌真是……太好了。

咳咳,有点……失言哈。他们都在外面,我以给那些人科普替身的名义放了JOJO第三部,说起来第三部里的魔术师的替身使者“死”了两次……这是最气的。

我简单明了给你说说替身的性质吧……JOJO的世界观在这里基本可以套用。

每人只能有一种替身,大部分替身受到的攻击会在本体的身上体现,一般人看不见替身,大部分替身会根据你的精神力量大小而变强变弱……大概就是这些?其实很简单。

 

沙杨耸了耸肩忽然结束了这一通自言自语,对着旁边一直不发一言的孟魇微笑着。孟魇也回了一个微笑,柔声启唇:“嗯,我也是……斗士侧,替身是第十二张‘吊人’的暗示,起的名字是‘倒吊人’……很没有创意吧。它的能力是可以操控细丝,暂时除了勒人没想到别的用法,不过有沙杨做辅助的话很厉害的,速度和力量都会提升很多,不过还需要些默契啦。”

“嗯,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我觉得现在屋里的几个人都很可靠,不如结盟,一起综合意见一起行动怎么样?他们现在肯定也开始在找盟友了。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但是请相信我们的默契。”空音橙这才发现沙杨手上缠的带着血迹的绷带与孟魇手边的医疗箱;桃安盖着的明显是沙杨风格的围巾和孟魇身上披着的黑色西装。

“沙杨、桃安和我都互相信任,而且信任你。”

“我们非常希望橙子能加入我们。”




TBC

评论(2)
热度(5)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