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1

这次有点短,因为大战需要分着来,科普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最重要的是星币九更新这个的时候甚至电脑键盘都看不清了……困。

多包涵啦。


——————————————————————————————————


夏纵歌醒来的时候,自己坐在藤椅上,身旁是洁白的四壁,天窗打开着。

这是个很小的屋子,旁边的一个矮方凳上放着台嘈杂的收音机。她捂起了耳朵,眉头却依然紧蹙,眼中浮现出不解的神情。

她清楚地记得她是在大厅的椅子上,在看沙杨硬科普他们《JOJO的奇妙冒险》时睡着的,夏纵歌对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耳畔的嘈杂使她无法冷静,无法思考其中的缘由与奇怪之处究竟因为什么,她现在只知道那台收音机影响了自己。

方凳渐渐振动了起来,凳腿也摇晃出了残影。夏纵歌的眉心拧成了一团。

木腿快速地叩击地面,连它撞击地面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就像屋子里发生了地震一般。夏纵歌的腿甚至麻了起来,手掌捂着耳朵,扣着头顶的指尖变得惨白。

半晌,她站了起来,缓步走向收音机。地面被那收音机震得摇晃着,她却放下了手,黏稠殷红的血液顺着下颌骨流淌,滴在地面上,很快凝固。

夏纵歌的脸颊开始皲裂,翻起了一层层的死皮,落在地面上,脚踩上去发出崩裂的声音,死皮的尖端渗进鞋底与鞋垫,扎进脚心生疼。刚被召唤出的牧师外貌的替身在身后闪烁,便又无影无踪。

夏纵歌蹲下身去,抄起收音机猛力砸在地上,水泥地板绕着撞击点崩陷,分离出的石子却依然跳动不息。

她站进坑洞中,再一次蹲下身,伸出手,拿起收音机,砸下去。

蹲下身,举起收音机,砸下去。

倒在地上,收音机依然振动,她的手撑不住,收音机砸在身旁地板上。

举起收音机,滑落。

举起收音机!

举起收音机。

举起收音机?

举起收音机……

举起……

“姐姐,这是Alice的东西,不能乱碰的哦。”

 

坐在最前面的鬼刻忽然惊叫出声回过头,脸颊逐渐失了血色。

“纵歌!快点看看夏纵歌!”

辞息这才发现身旁一直靠在身旁椅子上睡觉的夏纵歌的异常,怔了怔转过身胡乱拿了个袋子呕吐起来。

其他人闻声,都把视线集中在夏纵歌身上。

夏纵歌一直保持着右倾的姿势,一动不动,放在大腿前的两只手被连着一般的小臂割断,露出光滑的切面,从骨肉缝隙中一点点挤出血块。右耳中灰白牙膏状的东西像蛇一般爬到地上;耳朵以上的骨肉全部消失,同样,切面没有丝毫起伏不平。只剩一块不到拳头大小的灰白黏块在一点点缩小。

 

“我,我发誓我先前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变成这样。”辞息攥着衣角,继续抿唇再不发一言。

“我们先假设辞息说的话成立吧……”沙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那么这个刺客的替身的能力是瞬间杀人?还是说是DIO的停止时间啊?”

“麻烦你说停止时间的时候别看向我好不好。JOJO的世界线跟我们不是一个。”苏和现在的心情也很不好,顺手抽过旁边的纸巾擦拭唇角,大多数人看她这样,也都拿了,防止刚才呕吐物的残留。

“这种替身确实有可能存在,这无可否认。我比较怀疑的一点是他为什么不把我们一起杀死?明明有瞬间杀人的这种能力。”孟魇皱皱眉头,将旁边一杯茶水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给沙杨。

“谢谢。”沙杨喉结蠕动,喝下水的表情似乎有些难受的意味,全部喝下后向孟魇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只能想到这些了,别误入歧途,先按效果记着吧。”

“等抓到他,一定要……”温秋辞双拳紧攥,泪水打湿了衣袖。孟魇在一旁轻抚她的后背。

啾忽然皱了皱眉,示意大家坐得紧凑些:“桃安是不是一直在屋里啊?她在做什么?”

人们看向孟魇,孟魇看向沙杨。

不知何时,一匹巨大的人马倒提长枪立在人们身后,荧惑站在旁边,冷冷开口。

“我做的。我的替身叫做虎式坦克。”

虽然这个名字起得有点无厘头,但谁都无心笑了。

长枪拄在地板上发出响声,那高大的人马似乎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来吧。”荧惑说。“你们不会失礼到群殴吧?”


评论(2)
热度(6)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