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荧惑一进门,所有不服家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荧惑,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厨娘说,“来两杯可乐,要一台虎式坦克。”便排出九张支票。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去别人地盘搞事了!”荧惑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黑了别人一次,被人摁在墙上*。”荧惑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做事不能算搞……做事!……文明人的事,能用搞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博哥更搞”,什么“知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房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