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2 「力」与「战车」

比之前多了一些但是还是有点短 沙杨最近肝力不足了qwq文风什么的也经不起考量……之后可能就少更了吧 尽量以质量为主

————

“师……”

“不会。”一旁的温秋辞已经黑起了脸,打断云斩兮的话,迈步向前,伸出胳膊挡住要一起迎战的空音橙,“我来就好,该给纵歌报仇的是我。”

“不错啊,你的牌是……力吧?我刚才瞥了一眼。”

“是!”

“叫啥?你看我都自报家门了。”

“没想!”

温秋辞身旁忽然出现了一头雄狮,趾旁齿印密布,其中一些甚至渗着新血,爪尖也有隐约的凹陷,却锋利异常,它同身旁的人一样目眦欲裂,瞳中深红与金色混杂。雄狮的嘴角像眼角一样咧起,隐隐显露出森白寒光,做出了咆哮的势态,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到孟魇这儿来,除了温秋辞和荧惑,快点……”沙杨忽然拉住孟魇的衣袖,半扯半靠地催促其他人,“我们听不见力的声音不代表它没发出过声音……”

孟魇的眼睛忽然一亮,随后又回到了平常的状态,连忙轻轻点头,一层茶色的薄膜便隔断了人群与剑拔弩张的战场,之前的压迫感消失了大半,沙杨靠在那层薄膜上,目光看向滤着茶色的两人。

“次声波,在那种环境下再待一会儿……”话音的来源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身上的西装,薄膜内部却不冷,反而非常温暖。

薄膜外,荧惑抢先发出了攻击,虎式战车一跃向前方冲去,长枪一甩一挑带出一线血迹甩向墙壁,雄狮的右肩却被挑出一大块肉。沙杨皱了皱眉。雄狮的咆哮终于变得可以听见,然而隔着薄膜都觉得震耳欲聋。

它扑上去撕咬,人马却已经开始了下一轮冲刺,狮子也朝着人马第一次挥击不到的地方跃去——撞到了,却没有咬到,狮子被冲刺的虎式坦克弹开去,长枪一回,雄狮的腹部血流如注。

与此同时,孟魇在另一层薄膜的保护下冲回房间,沙杨伸出手却没有拉住,摇晃了几下终归继续站直身子。

半晌,孟魇把睡着的桃安抱了出来,顺手拿了把高背椅子放到沙杨身前一点的位置,把桃安放在上面继续睡着。她没醒。

“还好没事……”孟魇用纸巾擦了擦头上的细汗。

“下次要告诉别人一声。”沙杨咳嗽得越来越严重,与他不太熟的素渔川都皱了皱眉看过去,沙杨摆了摆手。

于是大家的目光又回到了战场上。只这么一会儿,狮子已经遍体鳞伤,人马却毫发无损,在雄狮周围转着圈挑衅。温秋辞的愤怒依旧,也像狮子般大吼着;荧惑也依旧是平常的笑脸,从容地轻启薄唇说了几句话,对方脸上的表情瞬间由愤怒变成惊恐,后退了几步。雄狮却向着空中跳跃,向下俯冲到虎式战车的头顶,依旧被弹开。枪尖随后刺入肩胛骨,沿着脖颈撕扯开一大块带血皮肉,雄狮身子一歪,落地后立即拉开了距离。

薄膜内一片寂静,凝固的空气却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我说……允许出现这种能力的替身吗?根本就打不到啊。”

“不可能吧,无论谁的精神力都有弱点,哪个替身的原型都有……咳咳……缺陷。”

“说起来……人马好像是没有见过马的希腊人对骑兵的描……”

楼长青说到一半,狮子便理解了一般,再次向人身与马身的连接处跃进,额头两侧漆黑的尖角一纵即逝,火光在雄狮的鬃毛上蔓延。

火焰消失后,形势已经颠倒。

雄狮的利爪下踩着人身,马身早在几米之外抽搐着却再也无法站起。

再远一些,荧惑的身子已经上下分离,腰以下的部位无影无踪,人马随即变淡消失在了视野里。

温秋辞已经软倒在了地板上,身旁的雄狮却开始扑到荧惑的尸体上啃咬吞噬,等众人上来阻止,地板上只剩血迹。

 

“第一次战斗,很累吧?”沙杨揉了揉自己的右肩,坐在温秋辞的旁边,顺便给她头上的毛巾换掉。尘落在一旁削着苹果。

“确实挺累的……我没有办法完全控制「力」……不过如果我完全控制了它的话,我今天就要死了吧?因为我肯定不会想到那种方法,它在一些方面比我聪明呢。”

“那就好。”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它明明受了那么多伤,为什么我一点伤都没有?正常不应该我也有那些伤口吗?”

“这……可能是它的能力吧……也是个好事啊。”

“不过……算了。”

“虽然一个刺客被杀了,但是还有一些刺客吧?不然我们应该会知道我们赢了的。”空音橙在一旁把星祈召唤又收回着玩儿。

“少说还得有两三个吧?不然也太简单了点儿。”啾耸了耸肩,宁璇汐也摇摇头。

“总之大家这几天都在一起住着吧,也别跟外界联系了,我猜外界无法干涉这件事……不如就这样待着,找刺客也方便。”云斩兮开口。

“我我我我赞成!”月下在一旁连忙举手。

“同意。”桃安现在才醒。

“那我也同意吧。”

“行。”

“孟魇你找张床睡一会儿吧,一直维持倒吊人的结界真是辛苦你了……消耗很大吧?”沙杨转过身朝那个在凳子上鸡啄米一样的人笑了笑。

“好……”

“你可别别别别,摔着了的话我们已知的第一控和第一防御力就没了啊。魇主子您慢点儿……那个,迟长夜跟s君你们帮我扶一下哈我去下卫生间……”

啾抹了一把汗:“沙杨真是元气呢,明明刚才旁观的时候呼吸很困难的样子。”

“不过他现在右手还是垂着的啊,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了……”

“诶?!温秋辞跟……荧惑打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橙子你别吓我……”

评论(7)
热度(8)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