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IP生放送(番外编)

“”内为说话内容

【】内为弹幕内容

 

ID:沙杨杨杨杨杨杨杨

2.28   23:30   

“那个……有—人—在—吗—?”

“有的人可能认识我哈,我叫沙杨,沙子的沙杨树的杨,”


【哇沙杨大大开自己号来播生放了!不会是跟公司出了矛盾吧……】

【别啊,IP缺了谁都舍不得啊啊啊啊】

【前面几个,杨太爷自己还没说啥呢,别给自己加戏】


“今天——哈哈,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官方没有预告的话我用官方号来搞事可能不太好,大半夜的会闹出的事情更多吧……据我所知IP众们还很团结哦,不用为我们担心的,也别因为这吵起来啊,当是给我面子了怎么样啊?”


【算了算了,没事就好】

【沙杨大大今天异常地温柔贴心呢】

【哇杨太爷不要深夜低音炮啊!】

【说起来,这是在时之屋?橙子她们不在吗?】

【←捕捉小天使粉一只!】

【说起来杨太爷的卧室好整齐……】

【前面的好眼力!】


“我们别在意这个事情了好不好……”一旁看了他们五分钟版聊的沙杨忽然开口。


【别唠了别唠了,杨太爷要说正事了!】

【哇杨太爷正经起来的样子比夏总和黑化的小天使还可怕!】

【说起来杨太爷穿黑色西装,还没开灯……根本看不清啊喂】


“我不穿衣服你们也看不清。”沙杨笑了笑把眼镜放在旁边。


【糟了糟了杨太爷把本体放下来了!玩家沙杨使用了第二阶段!】

【终于要说正事了吗!这次小号生放到底是为什么啊!】


“无可奉告——”


【+1s】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沙杨续一秒】

【把直播间的人都带膜了,之后出了偏差,杨太爷江来要负泽任的。】

【别膜别膜,暴力膜不可取】

【等等你们的关注点不在杨太爷开了直播一刻钟都没切入正题吗】

【好像是诶,正好十五分钟!】


“……着急也没办法,我估摸中心的话你们还得再等十五分钟。”


【零点???】

【啊……?】

【该不会是**吧?】←此信息中包含本房间禁止词,已经和谐


“哟有人猜出来了啊不容易不容易……那就别剧透啦,你知道就好。”


【哇真的是吗!!!】

【前面的快告诉我是什么啊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房管大概把这些东西都和谐掉了吧!】

 

2.28   23:50

“反正没什么事情,唠会儿嗑吧。”

“嘛……来到事务所倒是有了很长时间,但是被选入IP还真的是最近的事情呢,说起来真的是惭愧,可能一些年少组的人都比我资历深而且互相更加熟悉……所以被推成为组大的时候我也是懵掉的,直到现在还觉得我的凝聚力甚至没有我们黑组的两位年中高(笑),这两位真的是很有元气。不过我的主观来看的话,果然最适合的还是孟魇?并不是我想推卸责任,是提前对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意外道歉。”

“不是组里出了事,是我惶恐自己不能胜任啦。”

“唔,要谢谢他们给我的动力,每天想到身边都是大佬就会干劲十足……才怪嘞!简直不要太消沉好吗!咳咳,还要谢谢你们的喜欢,听说我是IP里面相对粉多一些的呢,我本来以为我会是最不受欢迎的……果然IP各方面都是超乎想象的设定吗?总之,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所有人……谢谢孟魇;谢谢橙子、夏总;谢谢荧惑长青……”

沙杨把参加IP的所有人的名字用不能再正式的普通话像在报演员表一样说了出来。

“谢谢蔷薇Master,谢谢吾二,谢谢开水君、木鸨鸨、隳7096……”

紧接着,他又把直播间里所有观众的名字都念了一遍。

“谢谢你们,在IP工作的日子里我找到了归宿,有了立场,有了为之付诸情感的寄托……很开心,也很充实,之后的话……我也会,努力的……抱歉,等下。”

沙杨伸出手像是把麦关掉,画面登时没了声音。他把脑袋伏在交叠的双臂之间,小臂恰巧挡住了自己的神态,双肩耸动。

过了半晌,沙杨身旁的荧光闹钟亮了起来。

 

03.01 00:00

“该切入正题啦。”沙杨抬起了头,却没有看向镜头,他转过了脸,声音颤抖。

“沙杨同志,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7)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