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CBAOST】A Star Pieces the Darkness

      橘红色的日辉从高天的云彩中穿落下来,在地上投射出隐隐约约的大厦的影子。在这种时候,如果酒吧和便利店点了霓虹灯,这座城市便像是被无影灯照射一般失去黑暗,取而代之的便是并不充沛的阳光与缤纷的灯光。数百年前,一位大家如此描述与它齐名的中国城市——

       LIGHT! HEAT! POWER!

       24XX年,失落之城布莱德利。

       在这里长久出没的,一般是投机商人、黑帮、红灯区的工作者,还有严肃文学家们。首都杂种们培育出新型毒品以后的第一次,他们开始谈论同一件事情:从夜晚污秽浑浊的光芒中,一座银色尖顶教堂拔地而起。

       首先发现这个奇观的是一位七岁的小女孩,在和她浓妆艳抹的母亲奔赴舞会的路上,女孩子用胖乎乎的小手指向银教堂的穹顶,马尾辫随着她的雀跃一上一下,此刻,她看到女人脸上的脂粉被一束光芒照得洁白。稚气未脱的声音在街巷中回响,女孩问道:“妈妈,那是星星吗?”

       次日清晨,在教堂中响起清脆的进堂圣歌时,一对母女站在门口,踏过一条隐约的,黄黑相间的警戒线,在永恒的银色光辉下步入其中。之后的弥撒,是三个人在做,却有很多市民在门外或赞叹或说点闲话,没有胆敢进入的。治安官大人昨日在广播中宣读了市中心归一重工集团所有后,就没有人敢越过那条线了。

       他们的到来是在三位姑娘齐读《若望默示录》第三段的时候。治安官与其他若干名警卫刺入人群中,又像子弹一样从人群中穿出来,径直走向台上。为三人惋惜的闲言碎语后,市民们惊奇地发现几位随从警官站在台下,按主祭者带着微笑的教述一同背诵,唯独治安官没有——它只是几段程序。于是它站立着,想在台上这位紫发的集会发起人的手上找到市民身份码以便备案,终究徒劳。按照规定,这种情况以非法市民判定,应直接予以击毙。

       枪响。

       她微笑着,向台下点头致意,是在称赞它的尽职,随后继续领读。群众蜂拥进来,一些人占着过道,一齐与她完成接下来的弥撒。不知何时,治安官像那粒子弹一样没了踪影。

       几个月之后,教堂周围堆满了损坏的拆迁机器,而它自身光洁如初,无论在什么样的华光下,都映着银色。每日到教堂中祷告观览的人,熟识了那位紫发的姑娘。她总是微笑着,向每一个初见的人鞠躬,每一个认得的人招手。

       此后,那家重工企业出资在教堂周围建上酒馆、游戏厅、歌舞厅。与下城区不同的是,它们的灯光在灯罩里是彩色,映出来却又是银色——这种色彩像水雾一样笼罩着大半个城市,那些虔诚的信徒们也从不进去那里;反而多数营业者们经常歇业,在乐声中走进教堂。

       另一个传闻是,在每天的教堂钟声响了两次的时候,从殿内会忽然爆出一团混乱的光芒,之后银色慢慢恢复,占据教堂周边的色彩。

       在所有市民的余生,以及他们子子孙孙的余生中,都会看到这座银色的尖顶教堂,还有大堂内穿着白衣的紫发姑娘的永恒微笑,以及每晚将沉积的污秽默默放出的罕见场面。

       每日到教堂中祷告观览的人,熟识了那位紫发的姑娘。她总是微笑着,向每一个初见的人鞠躬,每一个认得的人招手。

       她对所有人说:“我叫温秋辞,星间灯火的代行人。”

       在每一个年的伊始,轻烟薄雾的笼罩中,人们会听到这样的宣辞:

       “你们之中谁有因追逐星光被长夜的暗吞噬的,务必将此铭记,即被黑暗所侵还盛放如故者正是星光。”


—————————————————


·标题&灵感来源:《A Star Pierces the Darkness》https://music.163.com/#/song?id=441489912

·请罪,我虽然记得秋辞的生日是哪天但是忘记了最近几天是哪天所以只能疯狂赶工,这个质量可以说很差了

·让人惊奇的是脑袋上贴着“工作工作工作工作工作作作作作”的空音橙同志居然dfjiksddasdsagfdg

·据说每篇文的前言后语都能看到橙子和沙杨疯狂口嗨,这点我是不承认的

·如果她们都用了不服家tag的话,参与数100恭喜!!!

·哦豁她们没打tag

·实名催橙子把参与100th写了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lofter的评论是按照时间倒序来的

·最后,生日快乐呀桃歌! @菌菇高汤加虾滑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