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IP番外】飞艇

空音橙觉得这几天有点儿不对劲。

比如一些只是认识她的同学开始偷偷谈论她;

比如她放学的时候总被偷看的感觉;

比如老师唠嗑的时候经常会说几个陌生的名字。

空音橙把这些事一一发到IP的群里面之后,沙杨先蹦出来回复了。

“橙子你一定是妄想症系列看多了……”好像有点质疑她精神问题的意思。

喂你就这么……

空音橙刚想把后面的半句打完,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却全盘删掉,换了一句上去。

“杨太爷,修仙有害健康。”

“哎好好好我这就睡啊这就睡。”

???

空音橙的头上几乎冒着问号,明明已经做好了跟这位睡觉恐惧症患者打拉锯战的准备,对面的人却意外地听话,听话得有些不正常。再炸炸群,已经没多少人在了。



“赶紧下,赶紧下……”沙杨抱着呕吐袋,飞机刚一落地就想拔腿跑出这个恐怖的地方,却被孟魇挡下,示意他等一会儿。

“沙杨大大还晕机啊?”黑组的剩下四个人在飞机一点点下降的时候,看到沙杨渐渐变得铁青的脸色,前后问了这个问题不下十遍,回答的只有呕吐袋几乎是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我们这算是掌握了杨太爷的黑历史了吗……”尘落拿出手机晃了晃里面的百十来张相片,内容不言而喻。

“我以队长的名义命令你删掉!”由于飞机终于落稳,沙杨的精气神还是恢复了一些,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凌乱——毕竟看到了手机上自己更加凌乱的表情。

“有用吗?”温秋辞耸耸肩,指了指已经被发到活动群里的照片。

“靠!”

“别欺负沙杨桑啦,人家策划这次的活动也不容易……”

活动前三天,沙杨一行人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找到了临时的住处。


“Hey,buddy,can you 便宜 a little?”

“I come here for a activity,I already 办证 yet!”

“You 怎么就 don't understand 变通!变通 you know?”

“I 不和你 争了!”“You these money sell me!”

老外头上的问号一个接一个,最后还是按照一个几乎赔本的价钱卖给了沙杨,可能是因为不想再被沙杨的灵魂英语所折磨。“Your English,very good!”沙杨临走时,还被这样嘲讽了一下。

“Thanks——”沙杨摆摆手,拗出一个标准的伦敦腔然后一路跑走。

“哎哎哎,大件儿买完了啊,小件就位没?”

“早就就位啦!现在我一直在旅馆等你们回来呢.”温秋辞依旧用着她的中文字英文标点。

“我这就回来,找了个大叔帮我把大件送回来了,等着接货吧您呐。”

“你不回来?”

“发现目标了……我研究研究目标的作息。”

“需要我们去帮忙吗?”孟魇看到自己的工作被沙杨完成了,便冒出头来问问。

“不用了,我打个车的功夫就把你们在街上转一天的事儿办好了,明天中午等我回来吧。”

活动前两天,道具已经就位。


“这个地方的韵要不要改一下啊,换得太多了怕是效果不好吧?”尘落歪歪头,指着中间的几句词。

“年长年中年下每组一个韵,我觉得还好……?而且我们没时间换了吧,万一到时候有人记错了岂不是很尴尬。”夏纵歌持中肯态度。

“哇你居然看出来了,不愧是同乡!”沙杨几乎要扑到夏纵歌身上,却被孟魇拽了回去。“沙杨桑快去练歌……”

“去蹲点的那个晚上练完了,我还是去看看地图脑补一下明天的工作吧。”

“可以吧,有什么不太懂的就叫我,我帮你参谋参谋。”

“你们不相信脑补能力超高的沙杨大大?”沙杨拍了拍胸脯,却收获了四个人的白眼。

活动前一天,全部就位。


“哎大家好啊大家好,现在是早上或者凌晨吧,但是我们这里还是下午,录播组的同志已经到了,现在我们在直播黑组的临时搞事,也算是一个新歌的预热吧……?”

“对不起啊,选择这个时间真的是迫不得已……而且我们不会看弹幕,也没法跟你们唠嗑,等下就是正式开始了。”

“我说,在楼顶上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不管了不管了,先把气充上。”

“哎谁踩我脚?疼啊!”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你自己踩的。”

“好好好……词曲音响啥的都差不多了?”

“就位了就位了。我连那些学生都买通了。”

“勉强夸奖你一下吧。”

“哎,目标出校门了出校门了,快快快,快上车!”

“这哪里是上车,比上车刺激多了好吧?”

“咳咳,嗯。”

“♪感谢——”


——


空音橙觉得这一下午的气氛都有点不对,好像同学都很兴奋的样子。虽然有些直觉,但她的理性还是不认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放学的铃声响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背起包向外面走去,不过今天有些不一样,今天……好像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先出去一样。

“什么意思啊?”空音橙耸耸肩,自言自语朝外面走去,却被身后一群人的尖叫吓得一抖,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

一架黑色的飞艇在空中缓慢地飞行,隐隐约约能看见上面涂鸦出的几个钟表图案。

“咳咳,嗯。”

熟悉的声音。

等等,不会吧……?


♪感谢 遇见你之后

是黑白伴着星月

♪回首 我们的航线

缀二十余双眼眸

♪早安 不论在何处

都放眼地球两端

♪孤独 根本没关系

小丑正报着剧目


前面的这段歌词彻底打碎了空音橙关于巧合的想法——这段就是沙杨的风格,而声音也很明显,是出自黑组的其他人。

歌词她已经有些听不进去了,只能呆立在那里,下意识地记下一些旋律。

这段很熟悉,第二次重复的时候再听听……

嗯,到了。

哎?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嗯,我们的空音橙同志……”

“——生日快乐!”

活动当天,五月九日。


评论(2)
热度(2)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