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香颂】列治文山已是春天

空音橙皱了皱眉头,其实是在嗅闻什么。路上,草坪上,黑点正稀疏地出现,是雨大了起来。此时,便从其下平冒出一种微妙的,混着尘土味道的气息——杭州的尘土和列治文山的尘土,到底有所差异。随后才是声音出现,把雨滴落地的声音叫做“春天的敲门声”,不是没有依据的,就连水落管中稀稀拉拉的流声、落在植物嫩芽的抚摸声,都是她在叩那门。低垂的乌云把这声音拖沓得懒懒散散,雨的缓疾新生婴儿般捉摸不定。味道在空气中飘游,逐渐变为楼下青草的芳香,空音橙没有刻意打开门窗,依然可以闻到,这位信使比春日更加尽职。即使是在一刻不停地干活,也再没有比这更加享受的了。如果有,她想,那就在某个湖上租一条画舫,用滤了的雨水和露水,煮家乡的茶。她抿了一口咖啡,在活动久坐的筋骨以前习惯性保存文件。现在可以安心休息了。女孩没有打开窗子,只是贴近它,就能听到雨滴落在玻璃上的声音,像三角铁。视界被雨雾弄得模糊,不像可视,更没有什么界。隐约出现了一道虹霓,虽少了几个颜色,在灰蓝的远天仍旧清晰可见,它仿佛是个置顶图层。旁边渺茫地可以看见一架飞机,这该如何想……是有谁要来吗?“IP设用得好多啊。”她听到某一瞬的自己这样说道,凭空生了没人会来的预感。可以看到色彩是幸运的,那可以感受色彩就是幸福的。她想,还有很多人只是在路上穿行,你们这些人可以感觉到吗?空音橙在窗边露出笑容。日光和虹一刻不停地抢占上风,只是一恍惚,雨的造主不知去了那边,橙红的辉光倾泻到人间, “镀”字非常贴切,可惜被用烂了。虹究竟像昙花。如果可以抓住它消失的瞬间,将彼时的景象画出,或者随便把一种事物变化的全程了解,是多么奢侈的生活啊。空音橙把自己裹得像个空音柚,知会了住家一声便走出门,路上一簇簇水洼在斜射的日光下闪烁。 空音橙闻雨之时,沙杨在辽宁的一个饮品店葛优躺。窗外是北方少有的蘑菇雨,朦胧地看不清。在所处的房间,壁纸是世界地图,他用手指从多伦多一路画到浙江、辽宁。如果真可以是这样的远近就好了——依然太远。列治文山的尘土该是有凉爽气味的,虹也好看,雨也好看,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想象到每一分气味与响动,这很好。他这里只有钢筋和混凝土的刺鼻味道与日日夜夜都在装修的某个房间,剩下饮品店这类无人有空去的地方是清闲的。沙杨看着地图,蓦地想起什么来。列治文山还是冬天。可为什么沙杨依旧做出了脱出常识的联想,竟很久不自觉?他说不上。窗外的雨声逐渐细密。他想象着自己是随便什么河水,从大陆的北方升腾而起,飘行到那块陌生的土地之上,先是变成雪片,随后渐落渐暖。沙杨试着将那位看雨的姑娘从幻想中除去,便刮起了寒风。请了一壶龙井,重新从记忆里找回空音橙,他自己才渐渐解冻,落到她的脚边,或者杭州画舫的窗棂。沙杨希望那里也有龙井。 香颂系列第一篇完工的文。这个系列应该就是为人写生贺,可能不止是不服家所以tag不打了……或许是最后一组生贺?沙杨 于 04.01最后 @空音橙Sorane 空音橙小姐,生日快乐。于 05.09

【IP番外】飞艇

空音橙觉得这几天有点儿不对劲。 比如一些只是认识她的同学开始偷偷谈论她; 比如她放学的时候总被偷看的感觉; 比如老师唠嗑的时候经常会说几个陌生的名字。 空音橙把这些事一一发到IP的群里面之后,沙杨先蹦出来回复了。 “橙子你一定是妄想症系列看多了……”好像有点质疑她精神问题的意思。 喂你就这么…… 空音橙刚想把后面的半句打完,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却全盘删掉,换了一句上去。 “杨太爷,修仙有害健康。” “哎好好好我这就睡啊这就睡。” ??? 空音橙的头上几乎冒着问号,明明已经做好了跟这位睡觉恐惧症患者打拉锯战的准备,对面的人却意外地听话,听话得有些不正常。再炸炸群,已经没多少人在了。 “赶紧下,赶紧下……”沙杨抱着呕吐袋,飞机刚一落地就想拔腿跑出这个恐怖的地方,却被孟魇挡下,示意他等一会儿。 “沙杨大大还晕机啊?”黑组的剩下四个人在飞机一点点下降的时候,看到沙杨渐渐变得铁青的脸色,前后问了这个问题不下十遍,回答的只有呕吐袋几乎是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我们这算是掌握了杨太爷的黑历史了吗……”尘落拿出手机晃了晃里面的百十来张相片,内容不言而喻。 “我以队长的名义命令你删掉!”由于飞机终于落稳,沙杨的精气神还是恢复了一些,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凌乱——毕竟看到了手机上自己更加凌乱的表情。 “有用吗?”温秋辞耸耸肩,指了指已经被发到活动群里的照片。 “靠!” “别欺负沙杨桑啦,人家策划这次的活动也不容易……” 活动前三天,沙杨一行人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找到了临时的住处。 “Hey,buddy,can you 便宜 a little?” “I come here for a activity,I already 办证 yet!” “You 怎么就 don't understand 变通!变通 you know?” “I 不和你 争了!”“You these money sell me!” 老外头上的问号一个接一个,最后还是按照一个几乎赔本的价钱卖给了沙杨,可能是因为不想再被沙杨的灵魂英语所折磨。“Your English,very good!”沙杨临走时,还被这样嘲讽了一下。 “Thanks——”沙杨摆摆手,拗出一个标准的伦敦腔然后一路跑走。 “哎哎哎,大件儿买完了啊,小件就位没?” “早就就位啦!现在我一直在旅馆等你们回来呢.”温秋辞依旧用着她的中文字英文标点。 “我这就回来,找了个大叔帮我把大件送回来了,等着接货吧您呐。” “你不回来?” “发现目标了……我研究研究目标的作息。” “需要我们去帮忙吗?”孟魇看到自己的工作被沙杨完成了,便冒出头来问问。 “不用了,我打个车的功夫就把你们在街上转一天的事儿办好了,明天中午等我回来吧。” 活动前两天,道具已经就位。 “这个地方的韵要不要改一下啊,换得太多了怕是效果不好吧?”尘落歪歪头,指着中间的几句词。 “年长年中年下每组一个韵,我觉得还好……?而且我们没时间换了吧,万一到时候有人记错了岂不是很尴尬。”夏纵歌持中肯态度。 “哇你居然看出来了,不愧是同乡!”沙杨几乎要扑到夏纵歌身上,却被孟魇拽了回去。“沙杨桑快去练歌……” “去蹲点的那个晚上练完了,我还是去看看地图脑补一下明天的工作吧。” “可以吧,有什么不太懂的就叫我,我帮你参谋参谋。” “你们不相信脑补能力超高的沙杨大大?”沙杨拍了拍胸脯,却收获了四个人的白眼。 活动前一天,全部就位。 “哎大家好啊大家好,现在是早上或者凌晨吧,但是我们这里还是下午,录播组的同志已经到了,现在我们在直播黑组的临时搞事,也算是一个新歌的预热吧……?” “对不起啊,选择这个时间真的是迫不得已……而且我们不会看弹幕,也没法跟你们唠嗑,等下就是正式开始了。” “我说,在楼顶上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不管了不管了,先把气充上。” “哎谁踩我脚?疼啊!”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是你自己踩的。” “好好好……词曲音响啥的都差不多了?” “就位了就位了。我连那些学生都买通了。” “勉强夸奖你一下吧。” “哎,目标出校门了出校门了,快快快,快上车!” “这哪里是上车,比上车刺激多了好吧?” “咳咳,嗯。” “♪感谢——” —— 空音橙觉得这一下午的气氛都有点不对,好像同学都很兴奋的样子。虽然有些直觉,但她的理性还是不认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放学的铃声响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背起包向外面走去,不过今天有些不一样,今天……好像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先出去一样。 “什么意思啊?”空音橙耸耸肩,自言自语朝外面走去,却被身后一群人的尖叫吓得一抖,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 一架黑色的飞艇在空中缓慢地飞行,隐隐约约能看见上面涂鸦出的几个钟表图案。 “咳咳,嗯。” 熟悉的声音。 等等,不会吧……? ♪感谢 遇见你之后 是黑白伴着星月 ♪回首 我们的航线 缀二十余双眼眸 ♪早安 不论在何处 都放眼地球两端 ♪孤独 根本没关系 小丑正报着剧目 前面的这段歌词彻底打碎了空音橙关于巧合的想法——这段就是沙杨的风格,而声音也很明显,是出自黑组的其他人。 歌词她已经有些听不进去了,只能呆立在那里,下意识地记下一些旋律。 这段很熟悉,第二次重复的时候再听听…… 嗯,到了。 哎?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嗯,我们的空音橙同志……” “——生日快乐!” 活动当天,五月九日。

【不服家情人节贺文】I Want You

这次是真的……咳,放飞自我了。 时间点卡在了元宵节贺文和花影第零张中间。 有点意识流,有点精神病,歌词有点长,看着看吧qwq 那么,搞事行动开始! ——————————————————————————————— I want you 其实呢……咱不服家不是在酒吧睡了三天……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我知道啊,我其实没喝多少酒……我不能喝那些人的酒了,太冲受不了啊。所以我有幸成为了所谓“三天惨案”的二十三位目击者之一。然而!记住的好像就我一个。 你问我是谁?我是沙杨啊,还能有谁? 你想知道发生了啥? 真想知道? 别后悔,也别告诉他们是我告诉的你们这些事情啊。 悠着点,不然我事儿是搞了活不成了可咋整啊。 我放录像了啊,仅此一份不许外传! ●REC “诶我说博哥,咱喝点别的吧。” “你叫我沙杨就行,要不之后说出去我的形象……虽然也没有……不就毁了吗。” “管那么多干啥。” “红的白的啤的咱整个家的都喝过了,还喝啥。” “断片……” “可得了吧你,二十来人一块儿断片还不把人家店砸了。” “我赔……” “算了吧,你赔到猴年马月去。” “诶我说,不服家有没有要喝断片酒的!”荧惑举起一只手朝差点掉到桌子底下的众人喊道。 “喝……” “喝!” “喝。” 二十三个人除了沙杨齐刷刷举起了手,温秋辞甚至跑过来把沙杨的手拽了起来。 “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沙杨气呼呼无奈地暗自琢磨。 就是这样,自愿举手的都喝了整整一罐酒,沙杨远远看着都心慌。 啥玩意啊,咋今天都要放飞自我了?不就一元宵节用得着这么搞事儿吗。 行吧,我先喝口可乐压压惊,这地方樱桃可乐还蛮好喝的……。 日,叫荧惑换掉了。 还行吧,还行,还好就一口,不然我就得成这群人里面的了,出了事我还得当监护人去解决呢,这群死不省心的。总之找个东西把他们吸引过来不让他们搞事算了。 “嘿同志们!给你们找点儿玩的!”沙杨从兜里不知道咋翻翻出来一包花影塔罗牌在手里扬了扬。“小可爱们排队抽牌了啊。最后牌面有cp性质的单独搞事儿好不好?” 沙杨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爆炸,俩人分着搞事儿咋能有一堆人一起搞事儿破坏力大? 收服这群喝醉了的智障其实真挺容易的,自己都不用动脑子,甚至可以放飞自己。沙杨这么想着。 于是大家按照自己抽到的牌排排坐了起来 皇帝的秦寄屿和皇后的尘落战车的荧惑和塔的璇汐 正义的鬼刻和魔鬼的S君 审判的楼长青和节制的名苏 教主的夏纵歌和女教主的辞息 太阳的啾与月亮的素渔川 死神的迟长夜和愚者的林清浅 隐者的桃安和命运之轮的云斩兮 魔术师的沙杨和吊人的孟魇 力的温秋辞和世界的苏和 星辰的空音橙和恋人的月下 “都散了去玩儿吧,事儿别搞太大。”沙杨这真的算是搞了个大事儿,把一堆断片的人放出去会有啥后果?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那个时候也有点迷糊。 “孟魇孟魇,听得见吗?”沙杨俯了俯身侧着头,手在孟魇眼前晃了晃。 “啊,砸,砸了……?” “我说你是不是一杯倒啊,喝得比我还少到现在还大舌头……走走走,跟我去跟踪跟踪明显是想去挖猛料的橙子和月下。” “布,不去,我要去鹅童乐园滑滑梯!” “等会再去滑,等会再去。你看啊,喝醉了酒的橙子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万一被坏人拐走了咋办?” “那还不赶紧去!” “……你的温柔被动还是比喝酒的主动高一级吗——诶诶诶你别拽我我自己走,一会儿摔倒了俩人一起摔!” “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随我一起堕入地狱,你才会永生,获得与魔鬼争斗的力量!服从我吧凡人!” “那个,s君,那儿就是个马路……你别掉下去。” “看下面的人!他们都在对我俯首称臣!” “平常谁去看楼顶啊喂……” “你说这有多高?” “嗝,一千多吧。” “呸,少说有九万米!我站在世界之巅!我是最顶峰的!我已经超越人类的束缚了!” “……哦。” “陛下,陛下!” “爱妃,太子……交给你了,国破人亡,我也到了归西的时候了,让我放心地去吧……” “陛下,还有一件事?” “还有啥破事你赶紧说我还要死了领盒饭呢。” “陛下,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嗝吗!” “哦……让我们红尘作伴?” “活的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 “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 “卡!杀青杀青!大家带着筷子去洗手间吧!” “孟魇啊,看到这些你酒醒没……” “……啊,我顿时觉得自己挺,挺正常的了。” “那就行,幸亏我没跟别人一起出去……我怕会被他们搞死。” “首长!敌方消息已经打探到了!国军首长荧惑和小姨子璇汐就在前方一百米处的KTV处唱歌!” “谢谢空音橙同志的消息,组织会感谢你的!” 沙杨抹了把汗,哄个醉酒的居然这么麻烦,看来是时候把这篇文章刚开始时候的那句“还是挺容易的”收回了,不过橙子啥时候换的剧组啊? 行吧,往前走走看他俩作啥妖呢。 等等,刚才马路边那俩人是不是荧惑和璇汐啊? 我看看…… 卧槽还真是?这就是KTV啊? “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诶诶诶——” “壮士一去不复回——” “错过了我们明天的约会——” “还没有条件崩溃诶——” 一旁的璇汐身前摆着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几根有长有短的筷子,嘴里念念有词,看到沙杨一行三人忽然冲过去把他们拉住。 “南来北往的求个签吧!” “……”沙杨仿佛看到璇汐身上长出了好几只手,一手拿着一根儿筷子。便憋着笑拽着一个一脸兴奋的和另一个一脸心疼的从马路另一边溜了。 “你这个人不厚道啊!你最后是会被自己搞死的!”远处传来璇汐的喊声。 “醉酒了也不忘立flag吗……” “哎不是哥哥哥哥哥哥别砸!城管兄弟那是我血汗钱啊!没了这我还咋活啊城管同志——诶对了我有执照的!城管,不抓章鱼的啊!” “……” “诶长夜,城管不抓章鱼,吃章鱼不。” “对对对,咱们要吃章鱼,你把你爪砍下来几个。” “大兄弟你……” “该结束了吧,这帮智障都闹好长时间了……” “我觉得也是,等会出事儿了咋办。” “弄个广播寻人啥的会靠谱点吧,大早上的那个电台也开了。” “诶橙子你醒了啊。” “橙子你还能想起来你做过些什么吗。” “……想不起来了。” “……沙杨你还是别给她看才好。” “你们等下,我先笑会儿。” “Morning,morning,morning,moning~♪。大家!我是今天刚上任的电台主持人布莱克·弗洛格!今天一大早就有人点歌哈,沙杨先生,孟魇小姐和空音橙小姐一起为他们……不服家的人点了一首《I Want You》,在此还要跟不服家的人说一句——诶诶诶你别……” “不服家的智障们听完这首歌赶紧回酒吧吧,解决事儿的这么长时间都解决不完你们是有多持久。” “那个,布莱克先生,是点这里放歌吗?” “啊是的孟魇小姐!” “唱——歌——咯!” “橙子你别吓我,我以为你酒劲又回来了……” “那么请大家欣赏这首《I Want You》!……啊老板又要扣我工资。” Anytime, I need to see your face, I just close my eyes 无论何时,当我想看到你的脸庞,只要轻轻合上双眼 And I am taken to a place, where your crystal mind and 带我去个地方,那里有你水晶般的心房 Magenta feelings take up shelter in the base of my spine 和洋红色的甜蜜感觉为我搭建避风港湾 Sweet like a chic-a-cherry cola 甜蜜得就像喝下一整罐爽口的樱桃可乐 I don't need to try to explain, I just hold on tight 我不需要费力解释,只要紧紧抱着你 And if it happens again, I might move so slightly 倘若再来一次,我动作会轻柔些 To the arms and the lips 你的手臂,你的双唇 And the face of the human cannonball 你的脸庞,皆我好逑 That I need to, I want to 我需要,我渴望 Come stand, a little bit closer 宝贝站过来,再贴近一点 Breathe in and get a bit higher 深呼吸,让气氛升温 You'll never know what hit you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When I get to you 当我来到你的面前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d die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死而无憾,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I'm the kind of person, who endorses a deep commitment 我是那种对信仰很执着的人阿 Getting comfy, getting perfect is what I live for 生活的宗旨是为了舒适和完美 But a look, and then a smell of perfume 但就是那一瞥,之后嗅到你的丝丝香气 It's like, I'm down on the floor 那感觉就像,我神魂颠倒,臣服于地 And I don't know what I'm in for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Conversation has a time and place 交流需要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In the interaction of a lover and a mate 尤其是与爱人和朋友的交流 But the time of talking, using symbols, using words 但交流中用到的字词和符号 Can be likened to a deep sea diver 如同在深海中潜泳 Who is swimming with a raincoat 却裹着张雨衣一样让人不适 Come stand, a little bit closer 宝贝站过来,再贴近一点 Breathe in and get a bit higher 深呼吸,让气氛升温 You'll never know what hit you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When I get to you 当我来到你的面前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d die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死而无憾,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Anytime, I need to see your face I just close my eyes 无论何时,当我想看到你的脸庞,只要轻轻合上双眼 And I am taken to a place where your crystal mind and 带我去个地方,那里有你水晶般的心房 Magenta feelings take up shelter in the base of my spine 和洋红色的甜蜜感觉为我搭建避风港湾 Sweet like a chic-a-cherry cola 甜蜜得就像喝下一整罐爽口的樱桃可乐 I don't need to try to explain, I just hold on tight 我不需要费力解释,只要紧紧抱着你 And if it happens again, I might move so slightly 倘若再来一次,我动作会轻柔些 To the arms and the lips 你的手臂,你的双唇 And the face of the human cannonball 你的脸庞,皆我好逑 That I need to, I want to 我需要,我渴望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d die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死而无憾,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So can we find out? 所以我们可以寻到真谛吗?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Oh, I want you I don't know if I need you 欧~~我渴望得到你,虽然不知是否合适 But, oh I gotta to find out 纵然如此,欧,我上下求索,只为伊人 “其实不服家每年这么来一次也蛮爽的嘛。” “我可不爽,我看你们浪着都心累死了。” “橙子说的是每年聚在一起吧……” “那,有道理。” “先回酒吧吧,大家应该都累了,再定个包间让他们睡一会儿。” “嗯,我也好困啊……” “你今天干了那么多事情当然困了啊。” “你们俩别把塔罗牌扔了啊,还挺好看的,再说扔在这儿也影响卫生不是。” “说起来我抽到的是星辰牌呢。” “唔,是啊,上面的小姐姐挺漂亮的。” “橙子你说她是不是眨了眨眼睛啊?” “你别吓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开玩笑的。” “真是的……我们快回去吧,离酒吧近的现在估计都到了。” “好。”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