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繁荣、昌盛
自信、克己、孤独
————————
↑装什么装,醒醒
星币九,低产文手、段子手
想出本 超想出本
想上博士tag榜 超想上博士tag榜
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超想把不服企划写了
做!梦!
————————
老爷们,十指连心
所以
请你们

点心的时候
也点点小手吧
要不,加号?

趁人少更个段子

楼长青:我想看听风无涯后续!

沙杨:不不不不不别别别别别

楼长青:荧惑沙杨嫌弃你

荧惑:????

空音橙:我记得听风无涯是全灭啊

沙杨:对对对对 全灭还后续个鬼鬼

空音橙:是啊 我们可以后续个鬼x鬼    =)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3.3 梦境 风光绮丽的河畔 & 林荫小径

       酒吧里面的空气似乎比外面粘稠得不止几倍,夏天却不同以往地迅速,占领了此间的温度和湿度。然而气氛的压抑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除感官之外的一丝暑气。

       “大家的心情都很复杂啊……”已经入夜,沙杨在群里面发了这样一条消息,“荧惑和夏纵歌的事情先不要想了吧,这对我们出逃都没有太大好处。”

       “嗯,睡了。”...


【IP番外】飞艇

空音橙觉得这几天有点儿不对劲。

比如一些只是认识她的同学开始偷偷谈论她;

比如她放学的时候总被偷看的感觉;

比如老师唠嗑的时候经常会说几个陌生的名字。

空音橙把这些事一一发到IP的群里面之后,沙杨先蹦出来回复了。

“橙子你一定是妄想症系列看多了……”好像有点质疑她精神问题的意思。

喂你就这么……

空音橙刚想把后面的半句打完,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却全盘删掉,换了一句上去。

“杨太爷,修仙有害健康。”

“哎好好好我这就睡啊这就睡。”

???

空音橙的头上几乎冒着问号,明明已经做好了跟这位睡觉恐惧症患者打拉锯战的准备,对面的人却意外地听话,听话得有些不正常。再炸炸群,已经没多少...

IP沙杨人设近补完计划

想在这个大工程里摸摸鱼!于是创建了以自己为原型的角色“沙杨”的个人主页,大概设定是沙杨的推特或者是音乐人网站一类的东西?人设或者更多的帮助完善人物的作品还是会在这里更新,但是“沙杨”自己会做的事情会分享会发布的事情就是在这个主页啦——

http://xbjsy.lofter.com/

关于“朋友你知道是谁不服吗”tag下文章的大修通知

由于一些突发状况,“花影”一坑暂时停更,恢复时间目前没有定论。

欢迎光临“整改”过后的不服家,我们翻开了全新的一页,而目的在于提高我们的平均道德水平。

这就是本次整改的全部框架,如有需要请查看下文将要到来的详细改动。


【[元宵节贺文]Viva】

移除夏枯,保留月下的光圈,具体方式未定。

【[不服家情人节贺文]I Want You】

移除夏枯,使“星辰”的空音橙与“恋人”的月下分到一组。【已经完成】

【“花影”全文】

移除夏枯,月下成为“恋人”的唯一使用者,阵营不变,能力不变。【已经完成】

【IP聊天记录】

移除夏枯【已经完成】


以上就是全部将要进行的改动内容。这次...

IP生放送(番外编)

“”内为说话内容

【】内为弹幕内容


ID:沙杨杨杨杨杨杨杨

2.28   23:30   

“那个……有—人—在—吗—?”

“有的人可能认识我哈,我叫沙杨,沙子的沙杨树的杨,”


【哇沙杨大大开自己号来播生放了!不会是跟公司出了矛盾吧……】

【别啊,IP缺了谁都舍不得啊啊啊啊】

【前面几个,杨太爷自己还没说啥呢,别给自己加戏】


“今天——哈哈,没有没有,只是觉得官方没有预告的话我用官方号来搞事可能不太好,大半夜的会闹出的事情更多吧……据我所知IP众们还很团结哦,不用为我们担心的,也别因为这吵起来啊,当是给我面子了怎么样啊?”...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2 「力」与「战车」

比之前多了一些但是还是有点短 沙杨最近肝力不足了qwq文风什么的也经不起考量……之后可能就少更了吧 尽量以质量为主

————

“师……”

“不会。”一旁的温秋辞已经黑起了脸,打断云斩兮的话,迈步向前,伸出胳膊挡住要一起迎战的空音橙,“我来就好,该给纵歌报仇的是我。”

“不错啊,你的牌是……力吧?我刚才瞥了一眼。”

“是!”

“叫啥?你看我都自报家门了。”

“没想!”

温秋辞身旁忽然出现了一头雄狮,趾旁齿印密布,其中一些甚至渗着新血,爪尖也有隐约的凹陷,却锋利异常,它同身旁的人一样目眦欲裂,瞳中深红与金色混杂。雄狮的嘴角像眼角一样咧起,隐隐显露出森白寒光,做出...

花影Shadow Of Flowers #1

这次有点短,因为大战需要分着来,科普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最重要的是星币九更新这个的时候甚至电脑键盘都看不清了……困。

多包涵啦。


——————————————————————————————————


夏纵歌醒来的时候,自己坐在藤椅上,身旁是洁白的四壁,天窗打开着。

这是个很小的屋子,旁边的一个矮方凳上放着台嘈杂的收音机。她捂起了耳朵,眉头却依然紧蹙,眼中浮现出不解的神情。

她清楚地记得她是在大厅的椅子上,在看沙杨硬科普他们《JOJO的奇妙冒险》时睡着的,夏纵歌对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耳畔的嘈杂使她无法冷静,无法思考其中的缘由与奇怪之处究竟因为什么,她现在只知道那台收音机影响...

1 / 2

© 星币九_辉光中的树生琴 | Powered by LOFTER